缅怀名将劳拉·范-鲁伊文荷兰女队备战短道速滑3000米接力赛决赛

原标题:缅怀名将劳拉·范-鲁伊文,荷兰女队备战短道速滑3000米接力赛决赛

本周日(2月13日)将迎来女子短道速滑3000米接力赛决赛,如果荷兰女队能获胜,赛场上的所有人都将百感交集。

2020年7月,年仅27岁的荷兰短道速滑名将劳拉·范-鲁伊文突然去世,这对荷兰短道速滑队以及短道滑冰界造成了打击。

鲁伊文曾将世界短道速滑置于她的脚下——她曾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协助荷兰女队拿到女子3000米接力铜牌;并在2019年索菲亚短道速滑世锦赛上夺得女子500米金牌,也是首位夺得短道速滑世锦赛冠军的荷兰女将。

大家叫她“潘特”,她把头盔装饰成野猫的颜色。总是面带微笑。当时,鲁伊文正在学习法律,并深受队友和滑冰对手的喜爱。

然而,在法国佩皮尼昂的一个训练营中,鲁伊文突然患上了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当时处于诱导昏迷状态,并在几天后去世。

“你无法描述你的感受,作为一个团队,作为一个教练,”奥特说。“对我来说,劳拉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我有时感觉她就像我的女儿一样。”

“我们最终还是没能从病魔手中抢回劳拉。我们把她带到医院,我去看她,她很高兴,因为她在佩皮尼昂这个陌生的医院里看到会说荷兰语的人。”

“她的队友是年轻的运动员,他们的创伤会好起来。因为他们年轻,这是好事,”奥特说。“但我是个老家伙,而他们更容易从劳拉的死中走出来。”

对奥特来说,如果他的接力队能在周日赢得金牌,那将是对他们的坚韧和真心的赞美。

“多年来,我们一直梦想着与劳拉组成这个(接力)团队,”他说。“我们不得不改变队伍的结构与组成。谁滑第一棒?谁来完成最后一棒?谁能随机应变调整策略?”

“这太艰难了。我们是一个很亲密无间的团体,”曾与劳拉·范-鲁伊文一起训练的比利时短道速滑女将汉娜·德梅说。

“我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敢相信,我很难过。它不应该发生在如此年轻的人身上。她不回来了,这让人难以接受。我们一起渡过了难关,我会在接力赛中为荷兰队加油。”

俄奥委会队选手西蒙·叶利斯特拉托夫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期间一直戴着橙色头盔向劳拉·范-鲁伊文致敬;荷兰队的娅拉·范凯尔霍夫则戴着印有心形豹纹图案的头盔以示纪念。

2月9日,荷兰队选手娅拉·范凯尔霍夫(左二)、苏珊娜·舒尔廷(左三)和塞尔玛·保茨马(左四)在比赛后庆祝。新华社发

荷兰队在去年10月创造了世界纪录,并将在周日以大热姿态出战,由苏珊娜-舒尔廷主攻。

“她刻苦训练,她对自己的每一个选择都进行了深思熟虑,一切都在思考,‘我怎样才能成为一个更好的滑冰运动员?奥特在谈到主将舒尔廷时说。”在去年8 月,当所有人都在海滩晒太阳时,她眼里只有比赛。

他说:“每个教练都希望自己的团队获胜,但如果我们的团队能获胜,这对于我来说意义非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