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国团:新中国第一个世界冠军贺龙亲自接机献花31岁英年早逝

1959年4月5日,一场惊心动魄的乒乓球赛事正在联邦德国的多特蒙德举行。

在乒乓球桌的一端,站着的是37岁的匈牙利老将西多。这位在纳粹的压迫统治下成长起来的钢铁厂工人有着强健的体魄和令人畏惧的赛场实力,他是历史上最后一个使用颗粒胶皮的球拍登顶男单冠军的选手,已经拿过九次冠军,他的削球和反手技术尤为强悍,被誉为魔术大师,是此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中当之无愧的夺冠热门。

而他的对手,则可以用籍籍无名来形容。21岁的容国团面黄肌瘦、骨瘦如柴,两条腿像细长的羊脚骨,害羞的他喜欢穿长裤把两条腿裹起来。他曾患有严重的肺结核,前不久还刚刚受伤,国际赛事经验更是相当不足,但他却有着令人惊奇的球场智慧和高超的技巧,容国团的球场风格可以用快准狠变来形容,这种以快速抽击为主要得分手段的打法让他成为了本届赛事的黑马,也让他一路过关斩将站到了决赛的舞台上。

而他的三个队友并没有闯进决赛,所有人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包括在地球另一端的周恩来、贺龙等人。周恩来总理每天晚上都要打电话问亲自过问比赛情况,新中国男单在这次赛事中首次打进四强,贺龙元帅更是发了一封贺电以示鼓励。

一边是冉冉升起的人民共和国的年轻球员,而另一边则是统治乒乓球赛场二十年的匈牙利队在这个时代最有代表性的老将。

容国团以小路球的技术优势,打的老将措手不及、气喘吁吁,最终,容国团以3:1的比分战胜了名将西多!多特蒙德威斯特代里亚体育馆里升起了五星红旗,响起了《义勇军进行曲》!

西方媒体为此一震,他们将容国团形容为多特蒙德的斯芬克斯,在冷战的背景下,他们震惊于新生的人民共和国能诞生这样一个世界冠军,于是给容国团扣上了一个带有恐惧、神秘意味的帽子。

而在中国,容国团成为了民族英雄!归国时,贺龙副总理甚至亲临机场为他送花,周恩来将容国团夺冠和十年国庆列为1959年的两件大喜事,将中国自主生产的乒乓球品牌命名为红双喜,容国团更是成为国宴的常客,得到了毛主席的多次接见。《人民日报》将容国团的事迹宣扬到全国的大街小巷,让他一下子成为了中国乒乓球的代表人物。从容国团夺冠之后,乒乓球逐渐成为中国的国球!

然而,容国团的人生不只有这场胜利。他的人生太过精彩,又给新中国的体育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今天我们就来走进这位先贤的人生。

1937年8月,容国团出身在香港的一个极为贫困的家庭中,祖籍广东珠海。他的父亲是一名普通的渔民(后成为海员)。父亲失业后,13岁的容国团被迫退学当起了童工,由于工作环境恶劣、劳动压力巨大,小小年纪的容国团患上了肺结核,倒在疗养院里好几个月,这是容国团身材瘦削的主要原因。

16岁那年,他在街头看到一个关于乒乓球的展览,从此才开始他的乒乓球生涯。刚学没多久,好心的香港工会联合会成员(亲共)就安排容国团在康乐馆管理图书,顺带陪顾客打球。在这个不怎么像样的练习场所,容国团竟钻研出一套九阳神功出来:直拍快攻打法。

熟悉乒乓球的朋友们都晓得,大名鼎鼎的不懂球的胖子、现任中国乒乓球协会主席刘国梁就是用直拍快攻打法,这套打法成为了中国乒乓球的标志!然而,多数人不晓得的是这套打法是容国团在街头琢磨出来的。

著名的经济学家张五常曾是阿团的好友,他曾经回忆容国团当时的容国团还是个球场初手,自己还能够教容国团一些乒乓球的基本理论。但容国团悟性实在太高,又得到当时他的舅舅(一名业余乒乓球运动员)的帮助,他没多久就琢磨出直拍快攻打法的四个法门:发球、接发球、左推、右扫,张五常还说:容国团的方案一定下来,日本的乒乓王国就一去不复返了!

容国团的小路球打法让他成为了街头球王,与此同时他还代表香港工会联合会乒乓球队参加比赛,一年后便拿到了香港乒乓球埠标赛的男单、男双、男团三块金牌,2年后他战胜了23届世乒赛的新科状元日本国手荻村伊智朗,从此一战成名。然而,容国团在香港打球却遭遇了很大的阻力。

当时的香港体育圈被资本牢牢把控。1954年,香港乒乓球埠标赛打响,香港乒总会想要容国团打假球,促成南华队蝉联冠军。容国团断然拒绝,而后斩落三块金牌,成为了香港乒总会的眼中钉、目中刺。1956年,亚洲乒乓球锦标赛召开,香港乒总会竟然在参赛名单上弄手脚,让容国团失去了参赛机会。这对一个重视荣誉的职业运动员来说是致命的!容国团忍无可忍,动了离开香港的心思。

由于容国团是无产阶级的一份子,又和亲的香港工会联合会走得很近,他对祖国也是心生向往。于是他就向广东省体委递交申请书,请求报效祖国。但当时广东体委并未有直接回应,一来是怕容国团有肺病,二来是担心当时香港的体制毕竟和共和国不同。

1957年9月,容国团作为港澳乒乓球队的成员到北京上海访问,他亲眼见证了社会主义把鬼变成人的旷世盛景,他见到了和他一样贫苦的无产阶级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他对祖国的向往更浓了。

而此时,他高超的球技也受到了的重视。在访问期间,容国团参加了省港澳乒乓球运动员友谊赛,在赛场上他用了自己的野路子打败了全国冠军王传耀。赢得了坐在场下的国务院副总理、贺龙等人的鼓掌喝彩。

兼任国家体委主任的贺龙亲自点将,给容国团写了一封邀请信。2个月后,容国团跨过了罗湖桥(现位于深圳),正式迈步进入祖国的土地,和这片红色的伟大土地同呼吸、共命运。他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这是我走向新生活的第一天,我心里充满了幸福感。

1957年11月1日,容国团接到了广州体育学院的入学通知书,正式在广州参加训练。他当时一个月的工资是86.5元,相当于七级工人的水平,和正科级干部拿到的工资是一样的。

由于容国团身体不好,肺结核并未痊愈,广州体院每天还给容国团炖一只鸡补身体,训练计划也是经过了缩减。容国团每天的训练强度并不高,每天早上起来只能慢跑三四百米,打球时间只有半个小时,不能长时间练球,只求巩固技术。几个月时间下来,容国团的身体算是强壮了不少,肺病也是好了许多。

1958年,全国处在一个的社会氛围中。在备战25届世乒赛的信念誓师大会上,容国团喊出了一个响亮的目标:三年内取得世乒赛男子单打冠军!容国团的豪言壮语引起了阵阵骚动,老一届乒乓球国手庄家富说,当时包括他在内的很多球员都觉得这小子在吹牛。他身体不好、球路太野、国际赛事经验几乎没有,如何拿世界冠军呢?

但容国团是下定决心了。他毛笔字写得不错,曾写过一个大标语,拉了一个从四楼到一楼的长条幅,上书十个大字:不拿世界冠军死不瞑目!后来在备战会上,他又说:人生能有几回搏,我在25届世乒赛上,不拿世界冠军死不瞑目!容国团说自己拿不了世界冠军,是死不瞑目的,没几年后他真拿到了世界冠军,后来贺龙也说:三大球搞不上去,我是死不瞑目的,看来是借鉴了容国团的豪言壮语。

在接下来的训练中,容国团每天跑3公里,还经常打羽毛球练力量,在一天天的训练中,队友们发现他既有雄心壮志,训练也十分刻苦,技术又非常全面,对他刮目相看。1958年,容国团代表广东省乒乓球队参加全国乒乓球锦标赛获得男子单打冠军,被选为国家集训队队员,正式代表中国出征25届世乒赛。

容国团很明白自己最严重的短板是缺乏国际赛事的经验,其实当时几乎所有的中国乒乓球运动员都是如此,在外战上我们输多赢少。容国团不死心,他为了学习新的技术,专门去欧洲去向匈牙利、捷克、德国等传统乒乓球强国的运动员学习经验。

然而在学习的过程中意外发生了。容国团在和德国队训练的过程中受伤,他是这么回忆的:我很不走运,世乒赛前我突然受伤了。当时我们和德国队一起训练,就在世乒赛开始的前一个晚上,我们抬桌子时,突然有一块东西砸在了我的脚上,使我无法走路了。当时我真是失望极了……医生规定我几天之内都不能打球,我回到宾馆里,伤心地哭了很久。

世乒赛不等人,容国团只能拖着伤病上阵。也是因为受伤的缘故,在团体赛上他连输两场,外国专家都认为容国团输球,主要原因还是伤病。但好在伤病不算是很严重,容国团在后来的男子单打项目中,表现十分惊人。

他的队友庄家富晚年是这么回忆的:前八名里,中国运动员有四个,我、王传耀、杨瑞华、容国团。后来我们三个都被淘汰了,就剩容国团孤军奋战。他在半决赛遇到了美国老将迈尔斯。五局三胜制,他零比二落后,当时我们都非常紧张,觉得可能不行了。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改变战术,跟迈尔斯比搓功。最后比分21分都还没到,迈尔斯主动找容国团握手认输,不打了。容国团的打球风格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用脑。容国团骨瘦如柴,无法在身体上占有优势,他就发挥了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对手斗智斗勇。

决赛赛场上,容国团对阵匈牙利老将西多。比赛前发现匈牙利人已经买好了花放在旁边,就等西多获胜上去献花。没想到被容国团的小路球打得晕头转向,最后一球打赢了,容国团攥着拳头跳了起来,代表着世界乒乓球最高荣誉的圣・勃莱德杯上永久刻上了中国人的名字。(80年代后,这个奖杯几乎都被中国人独占了)

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运动员首次取得的世界冠军!容国团的名号响彻中华大地,他本人屡次受到、周恩来、贺龙等人的接见,乒乓球更是被定为为国球,后来有一首童谣专门写道:乒乓球圆又圆, 中国出了个容国团,容国团有肺病,中国出了个庄则栋……而容国团回国后大受欢迎,不少女孩子争相示好,最终他和同为运动员的黄秀珍喜结连理。

由于中国运动员在世乒赛取得的好成绩,世界乒乓球协会决定将第26届世乒赛放在北京举行。这也成为了新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自行举办的世界级赛事!为了准备这场赛事,我国必须要有自己的乒乓运动器材,上海方面很快就研制出了符合世乒赛要求的运动器械,周恩来为其取名为红双喜,正是因为1959年恰逢十年国庆和容国团夺冠。

在世界乒乓球发展历史上,五十年代也是日本乒乓球的黄金时期,日本人对各种比赛项目几乎是大包大揽,比如在25届世乒赛中,日本队包揽了6个项目的冠军,只有容国团拿了一个男子单打的冠军。

1961年,第二十六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在北京如期召开。中国乒乓男团和日本乒乓男团在决赛场上狭路相逢,这两个曾经在战场上浴血厮杀的国家仍然保留着当初的血性,在决赛上场前,容国团吼出了最能代表他人生精神的名言:人生能有几回搏,此时不搏,更待何时!最终,中国队以5:3战胜了日本队,容国团兴奋地扔掉球拍在赛场上跳了起来!这是新中国有史以来第一次获得世乒赛男子团体冠军!

但容国团在男子单打项目中遗憾落败,不过其他队员表现十分给力。庄则栋获得了男子单打冠军、邱钟惠获得了女子单打的冠军。这一次中国做东,收获颇丰!此后庄则栋、邱钟惠等人长期成为奖牌榜上的常客,庄则栋更是连续三届赢得男子单打的冠军,成为一代传奇。然而,女子团体赛和女子单打全军覆没,给中国队留下了不小的遗憾。

容国团则因为身体不好,慢慢退居二线届世乒赛后,容国团出任中国女队主教练,帮助中国女队在1965年的28届世乒赛上力挫连续6次夺冠的日本队,获得女子团体冠军,首捧考比伦杯!外国通讯社评论:中国人这种大胆策略,将在世界乒坛传为佳话。这一胜利令人信服地看到了旭日东升般的新中国。而在这一届世乒赛中,中国队赢得5个冠军,成为中国运动队有史以来第一个高峰,标志着中国乒乓球运动进入世界先进行列。

然而,容国团、姜永宁和傅其芳 3 位从香港回来的乒球功臣在动乱中受到冲击,于1968年不幸逝世。那一年,容国团只有31岁却选择了自杀,而他的女儿只有2岁,而中国乒乓球运动也陷入停滞,在1970年的比赛中,中国队全军覆没,上了国际头条新闻。

1985年,国家体委追赠容国团、姜永宁、傅其芳三人三英 称号,并批准创办三英杯乒乓球赛,延续至今。

容国团的一生是短暂的,却也是辉煌的。他获得过团体和单打的两项世界冠军和一项第3名,他带领的女子团队赢得了打败了日本人,捧起了考比伦杯。正如《人民日报》给出的评价一样:容国团同志是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的好同志……是在党的培养下成长起来的一名又红又专的运动员、教练员,为攀登乒乓球运动技术世界高峰,发展我国体育事业建立了功绩,多次受到毛主席、周恩来总理和贺龙副总理的接见,曾荣立特等功。而他的老对手西多的评价则更具个人化:只有钢铁般的意志,才能经受住严峻的考验,容国团的胜利证实了这一点!

Leave a Reply